北京地铁装个AED为什么那么难? - 时刻网
您好,欢迎来到时刻网站目录!
当前位置:时刻网站目录 » 互联网 » 趣闻 » 文章详细

北京地铁装个AED为什么那么难?

来源:网络 浏览:4615次 时间:2020-10-05
北京地铁装个AED为什么那么难?

又一乘客在北京地铁站猝死。

几天前,一位45岁男子在霍营地铁站扶梯处突然晕倒,有乘客帮忙进行了心肺复苏。大约半小时后,急救人员到达现场,把男子送往医院抢救。遗憾的是,最终抢救无效,男子没有救活。

媒体报道,男子死因为猝死,家属对此表示无异议。

但以@急诊夜鹰为首的众多微博大v、媒体和网友们表示,家属无异议,但我们有异议!

北京地铁,让你装个AED为什么就那么难?

救命神器AED

AED全称自动体外心脏除颤器(Automated External Defibrillator),又名傻瓜式电击,是非专业医务人员都可使用的便携式医疗设备,用来抢救心脏骤停的患者。

它被称为救命神器。

世界卫生组织公布的数据显示,缺血性心脏病一直以来都是全球死亡的主要原因之一。2016年全球5690万例死亡中,它导致的死亡人数就有接近1000万。

北京地铁装个AED为什么那么难?

国家心血管病中心2019年的报告显示,中国心源性猝死人数每年有近55万左右,算下来,平均每天就有1506人死于心脏骤停。

大多数猝死都是因为室颤,心脏无效颤动,无法输送血液,心博停止,没有及时进行治疗,患者会在极短时间内迅速死亡。

除颤就是目前为止公认的治疗心脏猝死最有效的方法。如果能在1分钟内进行有效的心肺复苏,3-5分钟内进行除颤,猝死患者抢救成功率就能达到50-70%。相反,抢救时间每拖1分钟,成功率就会减少10%。超过10分钟后,即使有幸人救回来了,大脑也会出现不可逆的损伤,出现脑死亡成为植物人。

然而,90%的猝死都发生在医院外的公共场所或家庭,要想等医院人员带着除颤设备来抢救,基本不现实。

AED即为在医院外发生的心源性猝死进行除颤的抢救仪器,就像消防栓一样,简便且自动,非专业人员也能操作。

北京地铁的AED到底在哪里

现状是,中国目前的猝死抢救成功率不到1%。在北京地铁站出现的猝死,见报的几乎都是死亡案例。

2016年,天涯副主编金波在北京呼家楼地铁站猝死,有乘客进行了紧急心肺复苏,没有进行AED抢救,最后抢救无效。

2019年,一男乘客在北京地铁2号线突发心脏病,乘客和地铁工作人员进行紧急心肺复苏,20分钟后医院急救人员到达现场进行抢救,最后抢救无效身亡。

还是2019年,乘客小张在北京地铁昌平东关地铁站突然晕倒,地铁工作人员拨打了120,30分钟后,急救人员到达现场时,乘客已没有生命体征。

这些猝死案例背后,都指向一个事实——北京地铁没有AED。

小张家属认为,等待救护车期间地铁公司没有进行及时施救,导致错过最佳抢救时机,因此把北京地铁告上法庭,索赔150万。

北京地铁公司回复:对猝死者抢救,超出地铁职责范围。

北京地铁装个AED为什么那么难?

地铁真的没有配备AED、抢救生命濒危乘客的责任吗?

从实践来看,根本不是。

作为公共场所,地铁、学校、购物中心等地方配备AED是通用做法。美国政府每年提供3000万美元专项资金用于实施公共除颤计划,急救车5分钟内无法到达的公共场所全部设置AED,目前有超过100万台,平均每10万人317台。日本也是AED配备数量最多的国家之一,截至2016年,全日本共有83万多台AED,其中安装在公众场合(列表中的PAD)接近69万台,新干线、地铁站基本全覆盖。

北京地铁装个AED为什么那么难?

单看我国的地铁AED,也有例子。

北京地铁站最新猝死案例发生的前一个月,即2020年8月,南京地铁宣布实现AED全覆盖,一共169台,每个地铁站至少一台。

北京地铁装个AED为什么那么难?

深圳也是实现地铁站AED全覆盖的城市之一。早在2020年1月初,深圳地铁所有车站的站厅层、站台层都配备了AED,一共557台。

北京地铁装个AED为什么那么难?

因为AED,深圳地铁挽救了6个人的生命。2020年1月3日,一乘客在深圳石厦地铁站下车时晕倒,随手工作人员立即用站台配备的AED进行除颤,最终乘客恢复心率,得以活命。

除了地铁站外,深圳还在其他公众场所配备AED们截至2019年底安装1500台,还有2000台在安装中。

据界面新闻统计,大陆一共有38个城市开通地铁,其中19个城市的地铁站配备了AED,部分如南京、深圳、徐州实现了AED全覆盖,其余城市的地铁目前只在部分地铁站配备了AED。

所以无论怎么看,北京地铁说的“不在地铁抢救职责内”都立不住脚。

那北京地铁到底有多少AED呢?北京地铁客服人员给界面新闻记者的答复是,目前北京地铁所有站点均没有AED。北京有AED的公共场所,只在机场、火车站、商场等少数地方。

不是没有人给北京地铁提供AED。

2019年,中国红十字基金会在今日头条评论区公然@北京地铁,“跪求”北京地铁能“允许”红十字会在地铁安装AED。

北京地铁装个AED为什么那么难?

在红十字会公然“跪求”前一个月,北京市政协开展了“改善院前医疗急救服务”监督性视察活动。活动中,市卫健委相关负责人表示,北京将利用3年时间在包括全市390多个地铁站在内的公共场所按照标准配置AED。

今年1月,北京市卫健委相关负责人告诉新京报,北京今年将大力推进AED的普及,地铁站均要安装AED。

大半年过去了,看最新猝死案例中北京地铁的回应,好像还没有一台AED落地。不知道卫健委的AED安装计划,到底执行到哪一步了?

有些人为地铁叫屈,万一地铁工作人员帮忙救人了,但最后没救活,地铁要负责任吗?家属要求地铁赔偿怎么办?

央视新闻发起的微博话题#AED普及应该先做哪件事#,3.4万人参与投票,1.6万人认为应该先让公众学更多急救知识,1万人认为应该先消除人们救不成反而担责的顾虑。

北京地铁装个AED为什么那么难?

需要说明的是AED是傻瓜操作,按照提示操作即可,不需要操作人员有专业知识。但让公众学急救知识这件事,也是必须的。

问题是怎么学。

日本的方法是,把AED等急救知识和驾驶证捆绑,要想拿到驾驶证,在驾校就得学怎么急救怎么用AED。

而救人不成反担责这点,今年刚通过的《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》规定,因自愿实施紧急救助行为造成受助人损害的,救助人不承担民事责任。

本来普及AED这件事,央视新闻提供的三个选项可以同时进行,如果非要分个优先级的话,配备AED也许才应该是最先考虑的。毕竟连米都没有,就担心饭不好吃,实在是有点忧思过度。现在最顾虑的担责都在推动了,急救知识也可以跟AED安装同时推进。

AED在哪儿?北京地铁还要它等多久?

1.全国哪些地铁有“救命神器”AED?,界面新闻, 唐俊,2020-09-30

2.南京地铁在长三角率先实现AED全覆盖,2020年08月31, 南京日报,江笑笑、李花、余梦迪

3.心臓突然死の生命予後・機能予後を改善させるための一般市民によるAEDの有効活用に関する研究,坂本哲也

4.深圳地铁站全部配备自动体外除颤器(AED),2020-01-12,新华网

避孕套,为爱而生却难免血战沙场的宿命

泰剧里的男演员能不能闭嘴啊?



滚动资讯

热门文章

热点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