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我买衣服缺两千,给我打两万”,儿媳:缺钱找你儿子,我退婚了 - 时刻网
您好,欢迎来到时刻网站目录!
当前位置:时刻网站目录 » 互联网 » 情感爱情 » 文章详细

“我买衣服缺两千,给我打两万”,儿媳:缺钱找你儿子,我退婚了

来源:网络 浏览:3217次 时间:2021-07-15

我有酒和茶,你有故事,就来找我。

点上面『关注』,你就是我的人了。

“我买衣服缺两千,给我打两万”,儿媳:缺钱找你儿子,我退婚了

一位婆婆买衣服缺两千,却打电话让还没过门的儿媳给她打两万,结果毁了儿子的婚姻。从表面去看,婚姻还没开始就出现了婆媳矛盾,女方肯定是无法忍受婆婆把自己当成摇钱树,所以才会忍无可忍退婚。

而事实却是:这不是婆婆第一次问她要钱,在此之前有过很多次。她确实讨厌这样的婆婆,不过她更讨厌的是自己的未婚夫,因为婆婆的贪心得到了他的默许,每次婆婆问她要钱的时候都不忘加上“我儿子让我问你要的”之类的话。

那么问题来了:男人为何要如此纵容自己的母亲?她又为何会爱上这样一种男人?

答案很简单:她一开始考虑婚姻是出于利益考虑,出于经济保障的考虑,她的条件不足以让她像富婆一样拿钱选人,觉得自己能跟一个事业有成的男人走到一起,哪怕对方目的不存,彼此之间也是各取所需,觉得自己可以为了物质生活向现实妥协,觉得这样总比嫁给一个自己喜欢却穷困潦倒的男人要好。

然而,她毕竟不是一个只在乎利益的庸俗之人,更不是一个把婚姻当作谋利手段的卑鄙之人,虽然他把利益看得很重,但依然希望建立在利益基础上的婚姻能够幸福美满,能够跟对方组建一个和睦大家庭,能够被对方及其家人尊重。当这种需求没有得到满足时,她就没那么在意只有利益的婚姻了,因为不想活成孤岛,所以选择了退婚

她遇到的这种男人,是一种“极端事业型”的男人,在《恋家不需要理由》一文中,周国平将这种男人和“极端风流型”的男人归为一类,认为他们都属于本性上和家庭生活格格不入的人。换言之,这两种男人都不适合结婚成家,想要婚姻幸福的女人不该嫁,关于其中的利弊,我们逐一来分析一下。

“我买衣服缺两千,给我打两万”,儿媳:缺钱找你儿子,我退婚了

极端事业型的男人。

男人事业心重,有上进心,本身不是什么坏事,但是,如果和婚姻家庭放到一起去考虑,从是否对婚姻家庭负责的角度去评判,“事业心重”是否是坏事就一目了然了。

如果男人醉心事业的同时,还能平衡好事业和家庭的关系,能够分配好二者的比例,当然是最好的状态;即便无法平衡,只要不忘婚姻家庭,不忘老婆孩子,会专门抽出有限的时间顾家,也算是次好的状态;但如果除了醉心的事业以外,对人生中其余内容一概不感兴趣,并且极其无能,就是病态

之所以这样说,原因很简单:你开始了一段婚姻却不负责任,是你作为丈夫的失职,同时也是对妻子的一种伤害,明明自己的本性不适合过家庭生活,却还牵强地开始一段婚姻,只能说有病。

就像周国平对这种人的评价:“让他们担负起一个丈夫或一个父亲的责任,会被他们认为是巨大的灾难。当然,倘若有可敬的女性甘愿献身,服侍他的起居,于他而言也许是幸事。只可惜,很少有女人甘愿只当丈夫的保姆,哪怕她的丈夫是一个天才。

现在回头去看前文中提到的那个男人,就不难理解他的未婚妻为何要退婚了。他连自己家里的事都懒得过问,直接把自己义务范围内的事推给未婚妻,美其名曰说自己工作太忙,实际上就是不负责任,还没结婚就这个鬼样子,真等到结了婚,肯定不会把心思放在婚姻家庭和妻子身上。

“我买衣服缺两千,给我打两万”,儿媳:缺钱找你儿子,我退婚了

极端风流型的男人。

周国平说:“多数男人(姑且不论女人)的天性中都有风流的因子,但常常能够自觉地(因为珍惜现有的婚爱)或被迫地(因为实际的利害关系)加以克制。

常规情况下确实如此,我们不能因为婚姻而压抑人的天性,即便结了婚,夫妻双方天性中的风流因子也不会就此消失,这没什么羞于承认的,即便在婚姻中对别的异性动了心也实属正常,只不过,我们不该放纵这种杂念,只要能够通过自律把重心放在家庭上,就没问题,谁都不越界的情况下,要允许各自内心有点小心思,比如男人多看美女一眼,女人多看帅哥一样,彼此都没必要小题大做

但如果超出了这种常规的状态,肆无忌惮放纵内心的杂念,风流到了即便妻离子散也在所不惜的程度,并且只是风流成性而非坠入新的情网,就属于“极端风流”了,周国平给这种男人的建议是:“应该看清自己的天性,永远断绝成家的念头。”

女人同样需要认清这种男人的天性,尤其是渴望拥有美满婚姻家庭的正常女人,更应该认清这种男人的天性,不管你有多爱他,不管你他对你有多好,不管他多帅多有钱,你都不该嫁,因为结局注定不会好,你永远都不会是他的唯一,他永远都不会把你当成妻子去重视



滚动资讯

热门文章

热点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