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蜗居》:宋思明和海藻的“爱情”,是两个自私的人“各取所需” - 时刻网
您好,欢迎来到时刻网站目录!
当前位置:时刻网站目录 » 互联网 » 情感爱情 » 文章详细

《蜗居》:宋思明和海藻的“爱情”,是两个自私的人“各取所需”

来源:网络 浏览:4729次 时间:2021-07-15

我有酒和茶,你有故事,就来找我。

点上面『关注』,你就是我的人了。

《蜗居》:宋思明和海藻的“爱情”,是两个自私的人“各取所需”

周国平说:“在男人心目中,那种既痴情又知趣的女人才是理想的情人。痴情,他得到了爱。知趣,他得到了自由。可见男人多么自私。

他的这番话很容易让人联想到“痴情女”和“薄情郎”,但这不是绝对的,男人不是全都薄情,但却很容易薄情;女人不是全都痴情,但却很容易痴情。

如果反过来问,在女人心目中,理想的情人是什么样,也难免会有自私的一面,因为人内心都有自私的一面,面对感情的时候,从“我需要”的角度说出的话,或者衍生的想法,都会因“自私”而起。

比如《蜗居》中的宋思明和郭海藻,早些年听人议论这两个剧中人物的时候,大抵是这样一种声音:说宋思明是坏人,太自私,喜欢用花言巧语骗人;郭海藻是好人,因为太年轻,所以才会上了宋思明的贼船。

现在再去看这种议论,会让人觉得很肤浅。从婚姻道德方面去审视宋思明,他背叛家庭,确实算不上好人。但郭海藻还是小学生吗?都已经是奔三的人了,在情场和职场中也奔波过,尝到过苦与甜,她不可能没有区分是非黑白的能力,但为何还是会被拿下?为何还是会“一分手就扑到宋思明怀里”,说到底还是因为自私,宋思明本身不是依赖,是她心底认为他是依赖,认为他是自己需要的依赖,所以才会如此。

说白了,宋思明和海藻的“爱情”,不过是两个自私的人“各取所需”罢了。即便抛开道德的约束,也无法洗清他们俩自私的一面,因为爱情本身就掺杂了自私,如果没有自私,没有“我想要”,就无所谓爱情

而且从另一个角度来说,如果宋思明没有家庭,他应该就不会对海藻下手;同时,如果海藻不甘于做“理想的情人”,她的结局也不会那么悲剧,我们分别来解析一下这两种情况。

《蜗居》:宋思明和海藻的“爱情”,是两个自私的人“各取所需”

男人的爱情思维:指向弱小。

男人对待感情,不仅是自私的,而且追求完美。从周国平提到的男人理想情人的标准就可以看出来,男人认为的完美情人必须具备两个特征:既痴情,又知趣或懂事。

通常情况下,很少有男人能如愿遇到完美的情人,要么知趣却不痴情,要么痴情却不知趣,要么痴情或知趣缺斤少两,总之不完美。

对于条件普通,能力有限的男人来说,即便他们内心还残留着理想情人的标准,但是碍于自身的条件,他们往往会选择“凑合”,此时伴随的心态是自我开导和换位思考

《蜗居》中有这样一个情节,苏淳不堪忍受海萍的咆哮,大晚上出去散步,在报刊亭遇到了老陈,两个男人互诉衷肠,还发出了“我为什么要恋爱”的反问。这种反问表达的就是对婚姻的失望,对妻子的不满,说白了,不符合他们内心理想情人的标准。

但两个人紧接着又自我开导,说妻子愿意跟着一无所有的自己,实属不易,所以应该体谅。这是条件普通人的常有的状态,因为他们没有能力改变现状,只能开导自己。其实他们内心都有一个声音,希望妻子不要那么强势,不要那么不知趣。

《蜗居》:宋思明和海藻的“爱情”,是两个自私的人“各取所需”

相比之下,宋思明比苏淳的条件好很多倍,所以他的自私也体现得较为明显,而且是一种看似较为有涵养的自私,看似很爱自己的老婆孩子,实际上他也认为妻子不知趣,认为老婆孩子都不理解自己,至少他认为她们没有用“他想要”的方式理解他,所以他才会通过海藻去弥补这个缺口

在他看来,海藻是弱小的,需要自己保护,自己需要从她身上找回保护欲,他认为海藻一定会比他老婆知趣。男人对一个人产生爱的情愫,通常都是基于此种自私。自身条件好坏,决定了他们的行为是否放肆,对苏淳和老陈之类的人来说,即便对别人有想法,他们也不敢放肆,但宋思明敢,因为他的条件让他觉得他有资格追求自己的幸福。

男人即便是遇到了实际上很强韧的女人,他们也会通过自己的眼光去发现和认定女人弱小,这样才可以给自己的爱找个突破口。只不过相比之下,海藻这样的人更省事,因为本身就弱小,所以对宋思明来说,挑她下手是最佳选择

《蜗居》:宋思明和海藻的“爱情”,是两个自私的人“各取所需”

聪明的女人,善于装脆弱。

周国平说:“痴心女子把爱当作宗教,男人是她崇拜的偶像;风流女子把爱当作艺术,男人是她诱惑的对象。如果一个女人集二者于一身,既怀一腔痴情,又解风情万种,此人必然妙不可言,势不可当,对于同时受着崇拜和诱惑的男子来说,不是有福了,就是有危险了。

这跟我们前文中提到的“痴情和知趣”是相通的,意思是:男人只知既痴情又知趣的女人是理想情人,却不知,并非所有女人都会停留在他们认为的“理想”层面。这同时也给女人提了个醒:不要把自己局限在男人的理想标准中,既要知其然,也要知其所以然。

《蜗居》中的海藻只是模糊地知其然,却不知其所以然。她不难隐约感觉到宋思明在一步步挖坑,也不难感觉到自己越界意味着什么,但她还是越界了,这同样是基于“自私”,也就是我们前面提到的“我想要”。

《蜗居》:宋思明和海藻的“爱情”,是两个自私的人“各取所需”

人的内心如果没有自私,如果没有“我想要”的想法,就不会做取舍和选择。换言之,但凡做了取舍和选择,从结果来看,你最终倒向哪一边,就说明你内心想要的是你倒向的那一边

海藻不仅没有认识到这个事实,而且她让自己变成了真脆弱的人,潜意识里认为这样可以被保护,她此时激活的是孩童时期天真的自私:会哭的孩子有奶吃。却不知,这样做恰恰满足了宋思明的自私,他要的就是对方脆弱,如此才能将自己的保护欲发挥到极致。

聪明的女人往往不会犯这种错误,她们善于装脆弱,只用装出来的脆弱激起男人的保护欲,但自己内心清楚,如有不妥,要及时抽身离去。从男人的理想情人标准来说也是如此,聪明的女人会痴情也会知趣,但不会停留于此,她们外弱内强。

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,对待感情时“自私”都没有错,关键是,自己要认清自己的自私,同时认清对方的自私,二者之间需要平衡,标准可以依据道德的约束,可以依据利益的分配,但必须相对合理才行。如果不合理,从当下或长远来看对你不利,这样的感情就没必要继续。很多人不明白这个道理,以至于太自私了导致悲剧,完全不自私同样导致悲剧,自私没有错,错的是人



滚动资讯

热门文章

热点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