甘肃首富倒下了 - 时刻网
您好,欢迎来到时刻网站目录!
当前位置:时刻网站目录 » 互联网 » 趣闻 » 文章详细

甘肃首富倒下了

来源:网络 浏览:45464次 时间:2021-07-13

文 | 刘振涛

上市公司一连发4份公告,又一次将“消失”多年的甘肃前首富拉回了大众视野。

7月12日晚,*ST恒康一口气发布了4份公告,涉及公司债权人申请重整、继续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、控股股东股权被司法拍卖3个问题。

*ST恒康的控股股东是阙文彬,他质押的股份将被司法拍卖,涉及股份达9887万股。

甘肃首富倒下了

此前,阙文彬被司法拍卖的股份已达1.555亿股,加之这次即将被拍卖的,累计达2.53亿股。

作为公司控股股东及实控人,阙文彬曾经风光无限,巅峰时,控制两家上市公司,身家达200多亿,9年时间蝉联甘肃首富;落寞时,债务高企,成“老赖”,丢失上市公司控制权,持有股权频频质押、冻结、被拍卖。

甘肃首富倒下了

从首富到“老赖”,如此大的反差,甘肃首富阙文彬为什么倒下了?

从药贩子到上市公司老板

盘点中国各地的首富,你会发现,医药行业诞生不少,比如恒瑞医药的孙飘扬夫妇,辅仁药业的朱文臣等。阙文彬的发家致富也是医药行业。

1996年,33岁的阙文彬成立了自己的公司——四川恒康。在一次去西藏出差中,发现了一种藏药“独一味”。据百度百科显示,此藏药具有止血镇痛的作用,堪比止血良药云南白药。

多年医药销售经验的阙文彬嗅到了财富机会。于是,他转身接手了濒临破产的独一味药厂。

2001年,阙文彬在甘肃成立甘肃独一味公司,开始生产止血镇痛类中成药独一味胶囊。2006年,独一味胶囊的销售收入达到1.1亿元,在同类药中,仅次于云南白药,排名全国第二。

取得如此好的销售业绩在于,阙文彬垄断了原材料市场,拥有独家定价权,以及在医院建立的销售渠道。

阙文彬不仅将企业建在甘肃,还在甘肃大面积种植独一味的原材料,形成了原材料种植基地。同时,其将销售渠道定位在医院销售,此前有媒体报道,独一味胶囊在90%全国二级以上医院建立了网络,成为了医院外科手术的常用药。

2008年,独一味(*ST恒康原用名)登陆深交所,上市首日,股价大涨超300%,阙文彬身家也达到17亿元。

当了9年甘肃首富

对于财富的追求,人的欲望总是无限大。

在独一味上市,体会到资本市场带来财富暴涨的快感后,阙文彬迷恋上了资本游戏。

2008年,阙文彬控制的四川恒康入主一家上市壳公司ST绵高(西部资源的前身)。随后,主导ST绵高收购阳坝铜业,通过一系列重整,将ST绵高从退市边缘拉了回来。之后ST绵高改名为“西部资源”,转型为矿产资源开采。

自此,阙文彬手中已有了两家上市公司。

2009年,阙文彬旗下的恒康投资收购了炼石有色(现名炼石航空)16%股权,并且在借壳*ST偏转上市后,成功退出,套现1.9亿元。

2013年,阙文彬成为*ST生化(现名派林生物)的第二大股东,随后,2016年,阙文彬迅速减持全部股份,成功套现1.56亿元。

阙文彬在资本市场的一系列操作,让他的财富迅速膨胀。

据相关媒体报道,2009胡润百富榜显示,阙文彬以48亿元身家成为甘肃省首富。此后的2010-2017年,阙文彬坐稳了甘肃首富的位置,2015年身家最高时,达200多亿。

迷失在资本游戏中

当你凝望深渊时,深渊也在凝望你。

阙文彬对资本游戏的追逐,可以说达到了疯狂。2013年,他发现民营医院似乎潜力更大,可以赚取更多财富。于是,当年开始大举并购医院。

据*ST恒康发布的公告,2013年-2015年,其先后收购了四川邛崃福利医院、大连辽渔医院、赣西医院、瓦房店第三医院、盱眙医院等。并且,在2014年将公司独一味更名为恒康医疗。2017年,恒康医疗发布公告称,耗资16.94亿元收购了澳大利亚医疗公司PRP70%的股权。

甘肃首富倒下了

频繁收购,需要大量资金,于是,阙文彬不停地在资本市场上质押持有的两家上市的股票,来满足资金需求。

据21世纪经济导报报道,阙文彬持有的恒康医疗的股权在2012年先后质押了70多次,持有的西部资源也质押了40多次。

常在河边走,哪有不湿鞋。

2017年,证监会对恒康医疗立案调查,发现了阙文彬操纵股价的秘密。

证监会的处罚书显示,2013年,阙文彬与谢风华在上海见面,阙文彬告诉谢风华想提升恒康医疗的股价。随后,谢风华表示,可以通过“市值管理”的方式来提升价值拉升股价,从而达到阙文彬减持套现的目的。

甘肃首富倒下了

具体的操作手法就是:高价买医院——放出利好消息——股价上涨——减持套现——再买医院——再放消息,继续推升股价套现。

而这一操作,大股东吃饱,股民遭殃。2017年8月,证监会对阙文彬进行处罚,罚没共计约600多万元。

阙文彬一顿操作后,后遗症也来了。2018年,恒康医疗净利润亏损14.18亿元,将之前5年的净利润几乎全亏完了。2019年,恒康医疗亏损进一步扩大,达到25.20亿元。2020年也亏了5224万,连续3年亏损。公司的股票也在2020年5月6日,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,股票名称变为*ST恒康。

恒康医疗连续亏损的原因就是,阙文彬疯狂购买来的医院不赚钱,巨额亏损,且形成大量的商誉减值。

此外,阙文彬手中的另一家上市公司西部资源也塌了。2017年,西部资源亏损5.99亿元,2018年仅盈利291万元,2019-2020年又连续亏损两年。并且被实施了其他风险警示,股票名称变为了“ST西源”。

阙文彬玩资本游戏的钱,本来就是借来的,迟早要还。随着两家上市公司的崩塌,阙文彬一连串的债务危机也跟着而来。天眼查显示,阙文彬已经成了失信被执行人,也就是“老赖”。

甘肃首富倒下了

与此同时,西部资源也是业绩不振,以及债务危机等,使得阙文彬在2020年退出了管理层,控股股东变成了贵州汇佰众管理咨询有限公司,实控人变为了石学松。

如今,*ST恒康的债权人申请公司重整,阙文彬持有的部分股权又再次将被司法拍卖。公司也在公告中表示,如果重整计划草案未获法院通过,那么法院将宣告公司破产清算,或者债务人不能执行或不执行重整计划时,法院也将宣告公司破产清算。

从9年甘肃首富到“老赖”,阙文彬的经历让人唏嘘。马克思在《资本论》中提到,如果有100%的利润,资本家们会铤而走险;如果有200%的利润,资本家们会藐视法律;如果有300%的利润,那么资本家们便会践踏世间的一切。

面对甘肃首富如今的情况,也许老百姓会说,那是哑巴吃黄连——自讨苦吃。



滚动资讯

热门文章

热点阅读